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>>心理健康>>心里万花筒>>正文

 

腐败也是一种心理疾病?
2014-03-28 16:55   审核人:

导读:古有朱元璋扒皮制腐,如今中央亦采取诸多措施强力反腐,但为何腐败屡禁不止?难道说腐败也是一种心理疾病?

贫穷的背后只要有社会不平等的刺激,富贵的背后只要有特权在支撑,都容易扭曲人性。

它们的区别只是背后的社会心理机制不同—贫穷的人遭受到生活环境和社会环境的双重剥夺,心理畸变,人性被破坏;有钱、有权的人,在既定的制度环境下,则往往要先压抑自我,付出人性的代价才能获得权力、金钱这些稀缺资源。

人性被破坏后,其后果就是人们会倾向于“报复”,在心理上、行为上都对自己、他人、制度、社会具有破坏性。穷人因其生活环境和实施条件,破坏可能是指向自己(极端是自杀),也可能是指向别人(极端是杀人),从精神的、肉体的暴力层面瓦解着这个社会;富人、官员,同样因为生活环境和实施条件,摧毁着这个社会的规则基础。

最近发生的很多事,一再警示这一点。

中央的反腐在继续强力推进,“大老虎”和“苍蝇”一起打。媒体披露出了落马的腐败官员、原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涉贪的一些内幕,说他在老家河南濮阳市中心修了一座“将军府”。他的家人还有一个占地约20亩地的别墅区。同时,抄家时,抄出了一艘寓意“一帆风顺”的大金船、一个寓意“金玉满盆”的金脸盆。各种财物装满整整4卡车。

毫无疑问,我们的制度存在很多漏洞,这给各路贪官提供了贪污腐化的便利。一些落马贪官甚至以此为借口辩解,说他们是被制度害了,如果制度健全,他们不至于弄成这样。

在制度负有责任这一块上,这些人说的无疑是真心话,但同时也说了假话。因为并不仅仅是制度在诱导他们腐败,变坏。他们在官场的环境中,本来就想腐败,制度的漏洞不过是提供了腐败的机会和便利条件而已。

就是说,制度固然有问题,但人性的被破坏,使贪污腐败获得了强大的驱动力,加速了其速度和程度。腐败的诱因是在官场的制度环境中,在这一环境对人性的腐蚀和破坏中。在思考如何遏制腐败问题时,应该注意,我们是否提供了一个让人性得以健全的制度环境。这一制度环境包括两个方面,一个方面是官场内部,在晋升上是看重能力还是关系,是不是公平,是不是严格执行各种制度规定和纪律,等等;另一个方面,是权力阶层和老百姓的关系,是不是拥有特权,是不是从人民的公仆变成人民的老爷。

可以想象谷俊山在一些不择手段追求“成功”的人眼里,那是怎样的“励志”故事。很多内幕并不为人所知晓,似乎也难以知晓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他去适应,放大官场的这种不正常的制度环境、游戏规则,必是以扼杀真实的自我,破坏自己的人性为代价。为了利益,他只是“豁出去”了而已。

一个人失去一点钱,并没有失去多少,但如果失去自我,失去人性的健全,那么,他无论得到再多都无法弥补。换言之,人生在世俗层面再成功,都无法挽救他们在这方面的失败。

贪官们一个共同的心理特征是:既然他们付出了那么惨重的自我、人性代价才能拥有腐败的条件和机会,那么,就一定索要补偿,而且是疯狂地索要补偿;而正因为得到再多也无法真正能够补偿他们,所以他们会越贪越多,根本停不了手。

另一方面,尽管既定的制度环境和游戏规则让他们受益,但这些制度环境和游戏规则因为破坏了他们的人性,他们因此有了一种恨,继续的贪污腐败,还有“报复”的意思—在心理上,还可以扩大为对整个社会,外部世界的“报复”。这种“报复”已经成为他们的心理需要。

一个主动去败坏了自己的人,骨子里也希望能够败坏外部世界。说贪官是“叛徒”、“全民公敌”并不夸张。

这足够给我们深层次的思考。反腐不仅要揪出各类贪官,而且,从根本上,还要使制度环境能够公正,游戏规则透明,并调整公务人员和老百姓的关系,消除特权。官僚体系本身就具有压抑人的真实自我和人性的功能,如果有特权存在,那就更容易诱发对人性的扭曲。它们才是腐败最深厚的土壤。

从个别公务员对各项反腐、整顿吏治的有力举措的“吐槽”和反弹上看,我们的反腐,和打造清廉政治,任务相当艰巨。不允许有灰色收入,禁止吃拿卡要,这些,不过是回归正常,回归公务人员的清廉本质而已。它们引起的抵触,说明有的公务人员,已经把不正常视为正常,把不合理视为合理,把特权视为正当诉求。它更说明官场中的人性环境的恶劣程度,以致于一些人在认知上已经是非不分,在心理上已经无法适应正常的制度要求了。而在这种“诉苦潮”中,如果马上就以加薪等方式进行安抚,给公务人员以特权的预期,对于反腐和打造清廉政治是有伤害的。

通过反腐,整顿吏治,在公务人员和民众之间,在各个阶层之间建设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,正是要使整个制度环境、社会环境适合人性。为此一日都不可松懈。

 
龙岩学院万博体育最新手机版(处)     
办公电话:0597-2799019(综合科)    办公邮箱:lyxyxgc@163.com